当前位置主页 > 荣盛文化 >

宁德时代的崛起与押注三元锂电池不无关系

发布时间:2018-08-16 来源:未知 编辑:hg0088
  日韩企业早已对国内市场虎视眈眈,2015年时,松下、三星SDI与LG化学分别在大连、西安以及南京布局动力电池工厂,尽管在价格和技术上存在优势,但产品无法登上新能源动力电池白名单,从而无法获得政府补贴,最终销量惨淡,发展并不顺利。
 
  恰逢中美贸易战时期,继续将外资品牌拒之门外已变得不合时宜,今年4月,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表示新确立的动力电池行业白名单不与补贴挂钩。随着保护政策逐渐松绑,加之自主品牌创新能力较弱,行业产能过剩严重,外资企业也有卷土重来的趋势。
 
  日韩企业相比国内自主品牌,在动力电池制造上的价格和技术上都存在优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执行副理事长欧阳明高认为,目前中日韩企业技术储备比较,韩企在三元锂电池方面略有领先,日企则在下一代固态锂电池更优,但中国与前两者差距并不大,有望在10年后赶超。
 
  宁德时代能够后发先至,与我国市场和政策机遇密不可分。证券分析师罗神认为,我国目前占据全球46%的市场份额,是全球最大市场,且增长速度很快。
 
  在宁德时代羽翼未丰时,政府的补贴政策给予了很大助力。墨柯分析称,当时国内市场存在着限制日韩企业发展的“玻璃门”,缓和了外资品牌带来的冲击。也因此,近三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系统销量分别为2.19GWh、6.80GWh、11.84GWh,一举超越了日韩企业登顶。
 
  墨柯表示:“像宁德时代这样发展快速的企业,有机会在2020年新能源补贴关闭后和日韩企业有一较高下的能力,但多数国内电池企业技术上还比较落后,若无政策上的限制和保护,未来会受到比较大的冲击。”
 
  据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国内动力电池总产能135GWh,动力电池装机总电量约36.4GWh,这意味着动力电池的产能利用率只有近40%,即使是宁德时代,2017年的锂离子电池产能利用率也仅有75.54%,同比下降了16.25%。
 
  杨清雨认为,行业近60%的过剩产能会对社会资源造成较大负担,目前引入外资企业并非坏事,外资企业作为“鲇鱼”可以促进国内行业发展,淘汰落后产能,给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大企业带来危机感。
 
  新技术淘汰旧产能
 
  天津巴莫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孟涛在2018年3月份的演讲中提到,国内动力电池的市场显著矛盾是产能不断扩张,高端产品产能严重不足,市场供给仍然比较紧张,呈现出结构性的产能过剩。
 
  在动力电池行业内,一度出现产能扩张的“大跃进”时代。2016年11月,工信部组织形成了《汽车动力电池行业规范条件(2017年)》(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该稿件对锂离子电池企业的产能要求从之前的0.2GWh提升到8GWh,上涨了40倍,导致行业扩充产能成为常态。
 
  据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统计,2016年动力电池产能为101.3GWh,而2017年产能则达到230.1GWh,同比上升超过127.15%。行业在短时间激进扩充产能的后果是低端产能过剩风险上升,上述《征求意见稿》至今也未进一步出台正式文件。
 
  目前三元锂电池炙手可热,各大厂商加快布局生产线,却可能带来不可测的风险,就像巨型的大船将难以掉头。天风证券研报显示,目前动力电池行业仍处于发展期,现有锂电池技术不排除出现颠覆性技术的可能。
 
  前沿技术对行业的变化显而易见,宁德时代的崛起与押注三元锂电池不无关系,但目前三元锂电池比能量很难突破400Wh/千克,此外还面临着原材料压力、使用寿命短等问题。
 
  在三元锂电池之后,欧阳明高认为固态锂电池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代动力电池,而目前美国、欧洲、中国以及日韩都在投入研究,其中丰田主打固态锂离子电池,并准备在2022年实现商业化。
 
  墨柯指出,动力电池毕竟根子上属于技术主导型产业,未来一旦革命性新技术实现应用(如固态锂电池),好不容易形成的行业格局将会被颠覆。在构成上,固态电池和锂电池有很大区别,甚至不需要锂电池四大核心材料中的电解液和隔膜,这意味着整个锂电池的产业链可能被颠覆,现有的旧产能将完全被淘汰,行业格局也将重新洗牌。
 
  宁德时代相关负责人认为,目前全球各大厂商都在研究固态电池,宁德也不例外,并且在国内还处于比较领先的地位,但固态电池距离产业化至少还有5年时间,短时间内要出现颠覆性技术并不现实。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0-2011 hg0088备用网址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