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荣盛文化 >

体育消费新潮

发布时间:2016-07-27 来源:未知 编辑:hg0088
    伴随着我国体育产业的发展,瑜伽作为健身的一个细分领域,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认可,已成为当下健康生活方式的代名词。有数据显示,目前有1.2亿以上网民关注瑜伽等相关信息,“瑜伽”“瑜伽馆”等关键词的网上搜索率达到19.7%,并呈上升趋势。
 
全国现有约5万家健身馆,几乎每一家都开设了瑜伽课程。瑜伽受到热捧,市场需求越来越大,也涌现出不少“互联网+瑜伽”的创业公司。不过,目前瑜伽市场还处于初期阶段,准入门槛低、师资良莠不齐、行业标准缺失等问题突出。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当务之急要尽快出台健身瑜伽的行业标准,引导行业健康发展。
 
普及率越来越高
 
近日,记者来到北京朝阳公园,发现这里晨练的人渐渐多起来。在公园一角,一首轻柔舒缓的音乐缓缓响起,吸引了不少人驻足而观。只见10多位瑜伽爱好者端坐在瑜伽垫上,在瑜伽老师刘佳的带领下,盘膝、扭转、拉伸……每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不矫揉造作,也无半分拖沓。
 
刘佳是wake瑜伽的签约老师,从事瑜伽运动已超过10年。她告诉记者,类似这样的晨练每周六、日都会有,这已经是wake瑜伽举办的第二期户外瑜伽课了。“为了让更多的人熟知瑜伽运动,我们每次上课的地址都会选择在公园里。瑜伽爱好者可以通过wake瑜伽微信公众号报名,也可以现场加入练习,而且我们的户外瑜伽课都是免费的”。刘佳说。
 
与免费的户外瑜伽课相比,在室内瑜伽馆上课就显得“奢侈”很多。记者在北京五棵松卓展购物中心的卡莫瑜伽发现,木质结构为主的装修风格使得整个场馆看上去特别“高大上”。尽管不是周末,但12点的高温瑜伽课依然来了13位会员。一位瑜伽顾问告诉记者,这家店开业不到两年,目前有会员600多名,共有5间大小不同的瑜伽教室,每天有12节左右不同种类的瑜伽课程安排,会员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预约不同种类的课程。攀谈中,记者了解到,自称“瑜伽发烧友”的李女士练瑜伽已经快1年了,因为工作单位在附近,所以几乎每天中午都会来上课,单位好几个同事都是这里的会员。她告诉记者:“由于长期坐办公室,平时很少运动,感觉四肢都快退化了,现在每天利用中午的时间练习1小时瑜伽,整个身体轻松多了。”
 
通过自身体位训练、气息和心理调节,改善体姿、增强身体活力,瑜伽运动已经成为当下健康生活方式的代名词,受到越来越多的消费者青睐。与此同时,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瑜伽馆也遍地开花。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北京有瑜伽馆近3400家,仅北京石景山区远洋山水小区周边的瑜伽馆以及小区里的私人瑜伽教室就有10多家。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根据地段以及周边消费人群的不同,瑜伽市场的收费标准差别也很大。以卡莫瑜伽卓展店为例,50次的次卡售价8900元,折合一节课178元,无限次上课的年卡收费也要15900元。而每节课300元至500元不等的私教价格,更有点令人难以接受。相比而言,一些小区门口的瑜伽馆和小区里的瑜伽教室性价比就会高很多。据了解,北京市区一般的瑜伽馆会员年卡在5000元至8000元不等,次卡、月卡的每节课平均价格在100元左右,最低的也有50元左右。不过,这样的高收费一定程度上也将不少瑜伽爱好者拒之门外。
 
“互联网+瑜伽”受热捧
 
倡导“瑜伽改变生活”的wake瑜伽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应运而生。作为北京唤醒之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产品,wake瑜伽是一款综合了瑜伽视频教学、在线预约瑜伽私教、分享习练成果等其他增值服务的在线瑜伽教学平台,用户可以在其APP上自由选择适合自己的课程进行习练,并记录动态,形成属于自己的瑜伽圈。对于只需要一张瑜伽垫、一首轻柔音乐,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四五岁的孩童,都可以随时随地“舒展一下”的运动,瑜伽有着独有的优势和魅力,这也吸引了众多创业人群。2015年,每日瑜伽、wake瑜伽、瑜伽你好、练瑜伽等一批“互联网+瑜伽”的创业公司纷纷涌现,并获得了资本认可。
 
wake瑜伽创始人兼CEO熊明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wake瑜伽从2015年12月9日上线以来,注册用户规模已经超过100万,目前仍以每天8000名左右的新增用户量继续上升。“我们的日活跃用户约10%,这在所有运动类APP里算是很高的,说明wake瑜伽是有口碑的,得到了用户认可”。熊明俊说。
 
上线才半年多的wake瑜伽何以拥有如此多的粉丝呢?在熊明俊看来,传统的瑜伽行业存在许多弊端,一方面不少瑜伽老师和瑜伽场馆没有得到充分利用,另一方面受限于时间、教材等因素,瑜伽爱好者自己习练的氛围不够理想。换言之,练习瑜伽通常有两种方式,一种去瑜伽馆报班,一种在家自己练。而去瑜伽馆报班,经常遭遇报班费用昂贵、场馆环境差、上课时间不灵活、瑜伽老师教学质量参差不齐;自己在家练又很难找到画质清晰、老师教学通俗易懂的瑜伽视频。对于瑜伽老师来说,瑜伽会员少、课程排不满、无法获得生源、场馆经营也困难。而wake瑜伽很巧妙地解决了这些问题。
 
“wake瑜伽成立的初衷就是希望能成为瑜伽爱好者的‘随身瑜伽老师’,为此我们的团队可下了不少功夫。”熊明俊告诉记者,为了区别于其他的瑜伽视频教学,wake将复杂的瑜伽种类细化为办公室瑜伽、清晨瑜伽、产后瑜伽、纤体瑜伽等,主推短视频瑜伽,以便用户充分利用起碎片化时间。同时,为了保证视频质量,坚持自己拍摄、不外包,甚至不惜重金请来电影后期团队制作视频。
 
熊明俊坦言,互联网瑜伽平台的技术和产品门槛都比较低,重点在于运营,而运营的关键在于瑜伽老师的质量以及用户认可。据了解,目前wake瑜伽的签约老师已经达到2000人,其中不乏类似刘佳这样的资深瑜伽教练。下一步,wake瑜伽将逐渐由线上拓展至线下,并计划9月份开设一家线下体验馆。“可能会完全免费,就是想让更多的人认知到瑜伽这项运动”。熊明俊说。
 
市场需逐步规范
 
作为健身分支之一,瑜伽的普及速度正逐日攀升。随之而来的,是市场对规范瑜伽管理和专业化引导的呼声日趋高涨。“现在的瑜伽市场都是各自为营,对于瑜伽老师的衡量标准也是一家一个样,没有规范。”熊明俊告诉记者,瑜伽市场最大的问题就是老师的资质良莠不齐。据了解,目前从事瑜伽教练的人很多都是半路出家,队伍十分混乱,有练舞蹈的、有练健美操的,荣盛集团甚至有的人是买两盘影碟自己照葫芦画瓢现学的。这些人对瑜伽知之甚少,甚至以为“把脚放在头上”就是瑜伽。
 
北京元和堂瑜伽馆馆主马海鹏也表示,这两年能特别强烈地感受到瑜伽行业遇到行业标准混乱、运动伤害增加等发展瓶颈。如果缺乏统一的行业规范,整个瑜伽行业会成为一盘散沙。
 
“瑜伽虽然受欢迎,但多年发展带来的问题不容忽视。”在2016年全国瑜伽工作会议上,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五部主任古桥分析说,因瑜伽管理归属不清、山寨协会批量出现、离岸社团境外注册、国内活动、曲线牟利的现象在瑜伽市场随处可见,打公益牌、行商业路的行为也屡见不鲜。同时,培训机构和培训老师教学质量参差不齐,各出师门,门类繁多,习练教法混乱,误导、误教的伤害事故时有发生。此外,开展瑜伽活动的同时,一些不适合我国国情的内容渗入,误导习练者,既不符合国家宗教管理的要求,也严重影响了瑜伽行业的形象。
 
国家体育总局成立了全国瑜伽运动推广委员会。“瑜伽推广委员会是现阶段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的瑜伽管理机构,也是迄今为止我国体育部门成立的首个瑜伽推广组织。”古桥表示,在委员会推动下,《健身瑜伽108式体位标准》教材已经出版,全国瑜伽裁判员管理办法以及全国瑜伽导师资格标准也即将出台。“这不仅将为全民健身的深入开展以及健身瑜伽的推广提供快速健康发展空间,也意味着瑜伽运动将走上规范发展的道路”。


本文来源:荣盛集团
http://www.rssfav.com

上一篇:纸质的教案和备课本     下一篇:园区布局 定增助力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0-2011 荣盛集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