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荣盛产业 >

保护区不会改耕地,能为环境改善出力

发布时间:2018-06-16 来源:未知 编辑:hg0088
  去年,在千分之六的高浓度咸水中,已经有品系可以亩产超过600公斤。不过,张国栋解释,耐盐碱水稻不止一个品种,也不是说成功就成功了,种种性状还要不断提升。
 
  对于未来海水稻上市后的价格,张国栋表示,会和普通稻种在一个水平线或略高,但不会高很多,“种业流通市场是生产物资市场,不是一个高暴利行业,价格太高的话会影响农民购买积极性”。
 
  据张国栋介绍,“海水稻”品种目前尚无国家标准,得不到国家认可,2017年在他们牵头下,相关国家标准已开始制定,并将就品种进行认定。
 
  张国栋介绍,团队2012年开始在东营黄河三角洲大盐碱地进行耐盐碱水稻研究,2016年已经培育出相对稳定的高耐盐碱水稻品系。
 
  “在袁隆平院士的指导下增强了我们的科研实力,这个项目作为蓝色经济也得到青岛市政府支持,耐盐碱水稻太学术化,普通人不好理解,我们就起了海水稻这个名字。”张国栋解释。
 
  因为海水稻比较特殊,他们最开始进行了长达5年的选育。“首先我们要收集水稻材料,比如一些天然具有耐盐碱性的水稻材料,这些材料在国内外都有分布,我们在全球收集具有耐盐性的材料,然后不断实验改良其性状。”张国栋说。
 
  张国栋说,今年,他们已经安排了3万亩耐盐碱水稻的种植。
 
  可种在各类盐碱地,真名“耐盐碱水稻”
 
  很多人以为海水稻只能在海边种植,这其实是个误会。海水稻真名叫“耐盐碱水稻”。
 
  今年5月,青岛海水稻研究发展中心在山东青岛城阳区、新疆喀什岳普湖、黑龙江大庆、山东东营和浙江温州同时插秧。
 
  张国栋介绍,这5处基地分别代表了滨海小流域盐碱地、新疆干旱半干旱盐碱地、东北苏打冻土盐碱地、环渤海盐碱地和东南沿海新生盐碱地等类型,再加上陕西延安南泥湾次生盐碱和退化耕地,基本覆盖了我国主要盐碱地类型。
 
  “松嫩平原也有一两千万亩苏打冻土盐碱地,由于冻土层的存在,水排不下去,所以盐碱化了;新疆则是干旱半干旱盐碱地,蒸发量大水源少,很多土地盐碱化已经非常严重。”张国栋解释。
 
  “海边滩涂分几种类型,如果本身是保护区,当地政府肯定不会允许改为耕地。”张国栋说。
 
  在张国栋看来,海水稻反而能为环境改善出一分力。
 
  “有些地方曾经围海造田,对生态产生了破坏,如果废弃仍然是一种破坏,我们利用起来,进行盐碱地造田,我认为这反而是一条值得探索的路子。”张国栋说。
 
  此外,很多地方的耕地由于人为原因,已经次生盐碱化。
 
  “因为蒸发量大,再加上灌溉不当,新疆现在有1000多万亩已经次生盐碱化不能耕种了。浙江围海造田也造成了部分盐碱化。当年王震带领359旅开垦的南泥湾,现在也撂荒次生盐碱化了,我们也要将它恢复。”张国栋说。
 
  他给记者粗略算了一笔账,中国15亿亩盐碱地中,其中约2亿至3亿亩具备改造为农田的潜力,如果能开发1亿亩盐碱地种植水稻,按照亩产300公斤计算,就可增加粮食总产300亿公斤,相当于湖南省一年的粮食总产量。
 
  释疑 3 海水稻口味到底好不好?
 
  在选育品种时同时注重“口感”和“产量”
 
  作为一个吃货,面对海水稻这一新种类食物,最先问的肯定是“好不好吃”?
 
  “对大米的口感要有这样的概念,就是无论是杂交稻、海水稻还是常规稻,都是水稻的一种。不是杂交稻或海水稻不好吃,而是要选育出好吃的品种来。”张国栋说。
 
  张国栋解释,育种家在选育品种时有几个指标,包括口感、产量、抗倒伏等。
 
  “当年培育杂交稻时以产量第一,先填饱肚子为主,口感不是重要考核指标,所以造成了最开始的杂交稻不好吃的结果。如果育种家把好吃作为第一考核指标的话,肯定能选育出好吃的品种。现在育种家都把好吃作为杂交稻的选育标准了,要不然卖不出去。”张国栋说。
 
  “海水稻也是这样,如果只关注产量,肯定是不好吃的。因为口感和产量有一定矛盾性,涉及直链淀粉和支链淀粉配比。”张国栋说,他们为了把海水稻推广出去,要求所有的海水稻都要把好吃和产量放在同样的位置。“不然农民没有意愿去种植,因为卖不出去。”
 
  张国栋说,适合国人口味的稻米标准正在制定中,并将请日本稻米口味专家参与。
 
  ■ 链接
 
  海水稻将在迪拜造绿洲
 
  除国内上市可期之外,海水稻还走出了“国门”。
 
  今年1月,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选取了几十个杂交水稻材料,在迪拜近郊沙漠进行了小范围种植,对其抗旱性、抗碱性和抗倒伏性等性状进行测试。5月底,经过多国专家测评,其中一个水稻材料亩产量超过500公斤,还有两个水稻材料亩产量超过400公斤。
 
  这一结果超过很多人预期。迪拜沙漠昼夜温差极大,此前有国家做过类似实验,亩产仅15公斤,稻种就用了10公斤。
 
  6月下旬,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还将对晚熟水稻再次测产。“根据测产结果,将从试种水稻中选取优势水稻材料,通过改良并研发适合当地气候环境的杂交水稻品种。”张国栋说。
 
  为改善当地生态环境、提高粮食安全,张国栋的最终愿景是,在迪拜打造40个海水稻“绿洲”。
 
  他给出了一个大致时间表:今年下半年启动100公顷实验农场;2019年上半年建成1500个实验农场,摸索性价比最高的方式;2020年打造示范标准农场,每个15000亩约10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人造绿洲;最终打造40个“绿洲”,覆盖阿联酋10%以上国土面积。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0-2011 hg0088备用网址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