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荣盛产业 >

从现代训练科学的健美运动员里找一找?

发布时间:2018-05-08 来源:未知 编辑:hg0088
  对于美图的商业化前景,程昱曾表示,美图拥有高忠诚度和高消费能力的女性用户群体,基于用户和产品的属性,变现的潜力巨大。与此同时,美图软硬结合的生态在国内非常少见,这也是吸引他加入美图的重要原因。另外,让外界备受关注的还有美图的区块链业务。今年1月5日,美图高调宣布要进军区块链,股价曾走出一波反弹,但接下来公司多次撇清与美链Beauty Chain(BEC美链)的关系,蔡文胜对外回应是BeautyChain是独立第三方机构开发的产品,只是跟美图海外版应用Beauty Plus有推广合作,并一再强调美图没有发行代币。由于盈利模式和商业前景的巨大不确定性,尽管近年港股迎来新一波牛市,但美图的股价在过去一年却持续低迷,尤其是3月26日公布2017年业绩以来,美图的股价就一路下跌,近期甚至在发行价之下徘徊。为了应对股价的低迷,蔡文胜不得不六度增持公司股票稳定军心。4月26日晚间美图发布公告称,蔡文胜25日、26日在公开市场分别增持公司300万股及500万股,再加上此前四轮增持,自去年12月以来,蔡文胜已经六度增持美图,累计增持美图1860万股,耗资约1.6754亿港元。上市之后,美图就确立了以硬件和互联网服务的两轮驱动战略,尤其是后者同比增长为652.2%至7.87亿,在公司的整体营收中占比上升至17.38%。
 
  得益于此,2017年美图大幅止损,亏损金额从5.4亿元降至月4600万元,并在去年第四季度实现盈利。
 
  但从财报结构来看,由上市至今,美图更像是一家智能手机公司而非互联网公司,但这恰恰是蔡文胜不愿意向投资者讲的故事。如果按照智能手机公司的估值来衡量美图,其每年区区几十万台手机的出货量根本不值一提,目前小米、华为、oppo 和vivo等智能手机品牌的出货量每年均接近上亿级的出货量,美图手机的毛利润再高也难以展现出高增长的潜力。美图股价走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原有股东的离场。自去年股票解禁以来,美图的前期投资者开始“胜利大逃亡”,包括李开复旗下创新工场、环球老虎基金、启明创投、IDG资本纷纷开始抛售其股票,甚至蔡文胜的儿子也在股票解禁后选择在高位套现,总金额高达5亿元。
 
  用户增值服务则包括美拍应用中的虚拟物品销售,主要聚焦在付费用户上。2017年平均月付费用户为313571名,而2016年度为200738名。
 
  值得注意的是,美图手机的销量到今年也并不乐观。根据第一手机界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美图的两款手机出现较为明显的串货现象,这意味着美图手机在线下渠道销量上升的同时,也遭遇到品牌市场容量的问题。
 
  “美图手机在串货市场里频频出现,那就说明市场消化率出现了问题。”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但与微博截然不同的是,美图并不具备社交属性,流量上具有极大的局限性。点拾投资创始人朱昂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从商业本质的角度出发,每个互联网行业的驱动因素是不一样的。“比如说腾讯,因为它是社交,社交有一个很典型的网络效应,你用的人越多,你的产品会越好,用得人会更多,腾讯最重要的是用户的日活,简单来讲,就是它的流量。”
 
  在美图的收入构成中,主要包括互联网业务和智能硬件业务,后者依然为营收主要来源。不过,硬件之外,美图的美图互联网业务包括广告、电商和用户增值服务,其中广告业务是通过将美图各类APP上的展示资源提供给广告主,进行广告展示;电商方面,美图在去年上半年上线美铺APP,在该平台上进行自有商品及第三方合作商品的销售。
 
  为了加速商业化步伐,去年11月美图宣布任命程昱为COO(首席运营官),负责美图的整体商业化。公开资料显示,此前程昱在微博担任高级副总裁,从2012年起主导微博的整体商业化并取得成功, 其中包括了在线广告、用户增值服务、电子商务、移动支付、互联网金融、商业开放平台与创新商业模式的探索。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0-2011 荣盛集团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