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荣城资讯 >

马克龙还希望科技企业加强数据保护

发布时间:2018-05-24 来源:未知 编辑:hg0088
  在业内人士看来,过低的利润和混乱政策会严重阻碍小米在各地线下门店的铺设,影响小米手机、生态链产品的销售,最终会对小米的业绩产生负面作用。目前小米在国内市场所面临的压力不言而喻,除了荣耀紧盯其产品、市场和用户外,OPPO和vivo(以下简称“Ov”)也扩宽了产品线,由单一的旗舰机型延伸到了低价的ODM模式机型。未来一段时间,小米将面临着线上流量红利消失、线下经销商流失、竞争对手进行围剿等多重挑战。上市的利好消息并未给小米的经销商带来持续开店的动力,被其寄予厚望的新零售模式在落地过程中的问题被暴露无遗。近期,多位华北、东北、西南地区经营小米专卖店和小米小店的经销商向《财经》新媒体记者透露,由于小米极低的返点和混乱的进货、激励政策,导致门店长期难以盈利,不少都陷入亏损。近一段时间,已有大量小米小店店长撤出或转做其他手机品牌产品,小米在多个地区的线下渠道受挫。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告诉全球大型科技企业的高管说,他对创新深信不疑,但是他希望能加强监管力度,让企业能为社会做更多贡献。
 
  马克龙希望能将法国变成“创业国”,推动各界向科技、AI投入更多资金。另外,欧洲一些国家向数字公司施压,要求它们支付更多税款,马克龙就是推手之一。
 
  之前马克龙曾经是投资银行家,他组织召开“Tech for Good”峰会,许多企业的领导人出现在邀请名单上,包括Facebook CEO扎克伯格,IBM CEO罗睿兰(Virginia Rometty)、英特尔CEO 科再奇(Brian Krzanich)和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
 
  尽管作为新零售战略重要组成部分的线下渠道是小米巩固现有地位或提升市场份额的关键,也是维系“铁人三项”(硬件+新零售+互联网)以及小米生态链的根本纽带,但由于对经销商缺乏足够的利润支撑,其所面临的阶段性问题正在爆发,并进入第二个线上线下融合的痛苦整合期。
 
  经销商利润空间被挤压  部分线下门店举步维艰
 
  小米过低的利润引起了经销商的不满。近日,在河北某地经营小米之家专卖店的经销商李岩向《财经》新媒体记者透露,经营小米产品的利润过低,已难以支撑专卖店的运营。小米给经销商的返点在5%左右,业绩考核通过后再返1%—2%。这样的利润率,远不及OPPO和vivo 15%-20%的返点。据介绍,一个月小米专卖店销售额在200万元,毛利只有10多万元,除去6-7位员工工资、装修折旧和店租金所剩无几。
 
  目前小米线下渠道主要分为小米之家、小米之家专卖店、授权店和小店四类,因其开设城市不同,主攻方向也各有侧重。
 
  按照小米最初的规划,小米之家由小米自营,负责在一、二线城市进行品牌传播、产品销售、售后服务和线上线下的互通式引流;而小米之家专卖店是通过小米与经销商合作的模式,由经销商提供场地和店员,小米提供店长,共建联营;小米授权店是他建他营,以较低的成本在三四线城市实现门店的快速落地;小米小店则由资金实力并不雄厚的米粉或创业者直接从小米官方订货,不设实体店,通过“地推”等形式在乡、镇内销售产品,负责拓展潜在消费人群并对抗OPPO、vivo及荣耀等品牌。
 
  从其类型来看,小米之家虽然经营方式最稳固和易控,但模式较重,对场地、人员要求较高,如果快速落地到各级市场将考验小米的综合实力,需要其他几类门店进行补充。而小米专卖店、授权店和小店类在三四线市场主要依赖经销商来推动,其利润的高低直接影响经销商的经营热情。
 
  有行业人士表示,为了扩大销售额,获得议价权,部分小米专卖店选择“外销”。
 
  “有一些专卖店会把从小米厂家拿到产品的通过其他渠道卖到市场去,净化器等部分产品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出售以充量,获得更多的返点;新品手机等部分爆款则加价一二百元销售来提高利润。现在专卖店的销售数据要比之前真实些,以前专卖店的销售额,一半是通过零售完成,其余均为外销。外销能帮助门店完成任务,从而赚钱。”上述人士向《财经》新媒体记者透露。
 
  而在经营小米小店和多个品牌手机店的经销商徐旭看来,专卖店外销的做法与“黄牛”无异,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和价格体系,也使小米线下渠道极为混乱。
 
  李岩表示,目前,小米专卖店或授权店负责人只能通过发传单和“地推”的模式提高在当地区域的推广能力增加销售,执行起来有一定难度。与此同时,线下经销商的资源和精力有限,“在这么难熬的日子里,线下动力不足,小米提供的货少,政策缺乏吸引力,经销商大多选择代理其他品牌的手机。”
 
  尽管雷军在公开场表示,今后小米整体硬件业务(包括手机及IoT和生活消费产品)的综合净利润率永远不会超过5%。如有超过的部分,将超过部分全部返还给用户。薄利多销也会有合适的利润。
 
  但目前看来,“多销”的想法和薄利战略似乎并不现实,也未惠及渠道。
 
  《财经》新媒体记者调查发现,一直以来,小米的策略是投放少量的产品,对售价不进行管控,默许线下加价卖现货。此举虽然是‘反哺’经销商的一种模式,但是在三四线及以下城市,消费者对小米的了解程度不如Ov、华为、荣耀,甚至不如金立等品牌,咨询产品者寥寥。加之荣耀和小米是同类品牌,在一定程度上有互相替代的作用,这就降低了经销商及卖场销售小米的积极性。
 
  值得注意的是,经销商利润似乎仍在被压缩。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从业者向记者透露,小米近期将河南地区的返点模式由原来的“5+3”(即5%的毛利和3%的返利)缩水至“2+2”,导致线下门店的经营举步维艰。
 
  小店模式落地难  捆绑进货模式遭质疑
 
  雷军曾在去年至今的多个场合强调线下渠道的重要性,这也被行业认为是小米将大力拓展新零售门店的信号之一。
 
  由于处于静默期,小米相关负责人并未向记者透露今年公司在线下渠道的相关战略。有接近小米的人士表示,线下门店的相关战略将按照完全自有、授权合作以及主要分布的城市进行区分。
 
  《财经》新媒体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除了小米之家将快速落地外,小米专卖店和小米小店也将进一步铺开。
 
  小米专卖店和小米小店的侧重点不尽相同。李岩透露,今年,小米专卖店只会在部分重点地区投入,并在商业氛围较好的大城市提升密度。经营难度较大或销量不好的地区不再开店,对小米来说,盲目开店再闭店会对品牌声誉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小米小店将成为线下布局的重点。“华为在三、四线做的还不好,小米认为有机会通过小米小店的模式反扑,从乡镇下手与Ov争抢市场。”李岩介绍到。
 
  然而,在众多从2017年6月就开设小米小店的店长们看来,小店的模式存在诸多等硬伤。徐旭告诉记者,据他了解,已有众多小店店长选择撤出。而在《财经》新媒体记者随机采访的近10位小店店长中,有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因亏损等原因已不再经营小米小店。
 
  小米小店的前身是“小米直供平台”,于2017年2月中旬内测。据介绍,小米直供是小米增加的新线下销售渠道尝试,实现个人卖家和小米官方的直接订货。由以官网报价统一采购、官方发货,卖家可以赚取其中的利润差价。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小米借助“米粉”建立分销体系的方式。
 
  在2017年5月底,小米创新部总监秦涛在直播中透露,小米直供更名为小米小店,并开放公测。
 
  很快,家住东北某省的陈竞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陈竞告诉记者,小店也曾风光过。去年6月,小米6新机在其他渠道都没货,只有小店货源不断。小店店长月销售额达到一万元,可以出去做十来场地推,能获得小米提供的两三千元补助。
 
  用陈竞的话说,地推就是去广场“摆地摊”。在“摆地摊”的过程中,小米和小店起到了互相促进的作用:小店店长通过这一模式拓展了客户群并得到额外补助,小米也能被更多人熟知,用较低的成本进行渠道下沉。
 
  (地推等同于“摆地摊”,物料基本均由店长自行承担)(地推等同于“摆地摊”,物料基本均由店长自行承担)
 
  但是,地推补贴现金模式仅持续了一个月就发生了变化。7月,路演补贴被折算成为“米豆”下发至店长的账户内,米豆不能提现,仅作为下次进货的50%货款用。
 
  徐旭则告诉记者,到了8、9月,受小店店长做假等多种因素影响,地推补贴政策仓促取消。
 
  其他小店店长透露,那时,小店只有在进货5000元以上时可以获得2—5%的米豆奖励,其余奖励取消。微薄的米豆可谓杯水车薪,缺乏现金补助的店长们收益大幅下降,小米小店遭遇第一波“店长撤出潮”。
 
  陈竞在9月选择了撤出。
 
  “7月份销售额有1万元多,但一直没敢计算经营小店的3个月里最终赚了多少钱。因为除了地推物料都是自己花钱外,家里还积压了不少货,小米的利润很低,是赚是赔不太好说。”陈竞表示。
 
  在地推政策改变的同时,小米小店的申请和开设模式也发生了巨变。“可能小米感觉小店没什么太大发展,就直接去找手机店签直供点合同了。”陈竞表示。
 
  《财经》新媒体记者了解到,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水,2018年初,小米小店再次变为“小米直供点”,米粉在申请小店资格时需要实体门店和3C执照。
 
  马克龙曾告诉媒体说:“我对创新深信不疑,对监管、对共同利益也深信不疑。”与他一起面对媒体的还有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他也推崇数字技术,应邀参加午宴。马克龙说,他希望法国能成为AI、深度技术领域的领导者。
 
  当企业领导人在爱丽舍宫(Elysee Palace)台阶前排队,等着参加午宴时,马克龙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所以我希望你们能给出一些承诺。”按照马克龙的说法,在未来2年里,围绕区块链与云计算技术,IBM会在法国招募大约1400名员工。
 
  Uber也说,它会为所有欧洲司机提供升级版健康保险服务,这项服务已经向法国司机开放,Uber的目的是吸引自由工作者支持,应对待遇不好的批评。
 
  除了营收征税问题,马克龙还希望科技企业加强数据保护,打击假新闻。
 
  马克龙曾与扎克伯格进行“一对一”会谈,他之前曾告诉记者说,在扎克伯格接受欧盟质询之后的第二天,他会向扎克伯格提出要求,希望他给出一些承诺。马克龙称:“法国希望能加强监管,这次聚会不会影响我们的态度。我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赦免它们的罪过。”
 
  离开爱丽舍宫时,扎克伯格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0-2011 荣盛集团 All Right Reserved